今年總算用木炭烤到肉了,

謝謝。

---------------

每次回到家,

總會有不一樣的事情在等著我操心,

這次是姊姊,和妹妹。

---------------

姐嫁了一個流氓,我外甥女都要2歲了正職還沒一份,

現在搞得要離婚卻又一堆債還沒處理。

妹大概是覺得這個家沒溫暖,每天回家就她一人,

大概多少也有些埋怨我離開家裡去台北工作吧。

開始拒絕溝通,老媽跟老姐也再聽不見她的心裡話。

老媽總是要替老妹跟老姐處理留下的爛攤子,

還要抽出時間去應付妯娌婆媳關係。

---------------

老爸,你走以後這個家發生了好多事。

我擔心媽累,擔心家裡錢不夠用,擔心姐婚姻問題,

擔心妹與家人疏遠,擔心叔叔姑姑奶奶對媽的偏見,

擔心嘟嘟沒人照顧,可是我卻拋下一切去台北工作。

我是不是很該死?

---------------

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解決這些問題,

只恨自己當下不能多分擔一點。

處理工作、處理感情、回家再處理這些情緒與問題,

我知道我不能拒絕,因為她們就剩我可以講話了。

---------------

對不起,

可是我好累。

對不起。

 

 

lazypeop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