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第154天。

 

單機,

早上拍公車廣告被噴漆,

看到慎文被噴上豬鼻子只好先噴笑,

但竟然沒有半家去,

到底是多不重要?

 

下午本來想幫ㄇㄐ去刑事局,

但他說他OK不會很累,

故我就被留下來剪帶。

 

本來事情都做完沒事了,

跟ㄐㄐ去吃鐵板燒。

吃到一半電話就來了,

甚麼甚麼聲音重疊?

甚麼甚麼叫我去修?

你連誰跟你剪的都不記得,

他媽腦袋有洞嗎?

 

到底是干我屁事要無故被召回,

到底?

 

明天五點多就要起床。

lazypeop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