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慢,卻又很快。

 

我想起當兵前每個星期飛快的日子,

和現在度日如年,

差不多五年才能放一次假的軍旅生活。

極度對比。

-----------------

我爹又喝醉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

他已經很久沒喝醉了,

上一次坐在地上是甚麼時候,

我已經記不太得。

 

但這次他哭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

我不知道該用何種心情去面對,

雖然老媽一副他等等就會好的樣子。

我也明白老爸一喝酒就會怪怪的,

但我想他很久沒這樣好好哭過了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

每個人都有說不出口的苦。

在面對老爸欲言又止的表情時,

我開始想到爺爺早就已經不在,

而我還有個爹,

老爸則是得一肩擔下這個家,

 

一定很苦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

然後,

我的腦袋開始運轉起以後想做的每一件事,

接著一筆一筆劃掉。

儘管我很不願意,

但在那一刻,

我突然覺得肩膀上該放的,

不是夢想。

 

不是。

lazypeop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